留着【删除】长草【删除】做年度总结_(:з」∠)_
 
 

[谢乐]长夜月明 9

偃甲马不用人驾驭,自己便会寻路。

不需要记忆,也不需要揣度,无异本能地知晓,这匹木头骏马会载着他,寻到闻人。


路程遥远,道路颠簸。

虽然可以不眠不休,甚至可以翱翔飞行,可偃甲马毕竟不如鲲鹏。

这具偃甲本就是用作战马,迅疾快猛,加上无异又一直在输入灵力以加快其速度,所以马背上并不如何平稳。

春风虽然和煦,可在这样的速度下,也变作了割人的刀子。


谢衣坐在后方还好,却不难察觉出前方的无异并不好过。

无异本来就十分心焦,又一直往外输送灵力,就连迎面扑来的朔风都挡下了大半。


谢衣想抚慰他两句,可又觉得这样未尝不是一种分散焦虑、发泄不安的办法。

只恨自己不能将他的心情分担一二...

25 Jul 2014

[谢乐]一个人的情人节

……活动文备份_(:з」∠)_

。。。。。。。。。。。。。。。。。。。。。。。。。。。。。。。。。

乐无异极其烦恼地滑动手机界面,最后一条信息是谢衣的。

发信时间是二月十四日,早上八点整。

“???”

——大大的三个问号让他的烦恼地都快把马尾揪掉了。


他用手捧着脸,缩在狭窄的、不甚干净、甚至还有一点点异味的客车车座上,看着车窗外的白雪唉声叹气。

回过头来,视线一扫过短信记录,烦躁忽而又一扫而空,露出点不自觉的傻笑来。


通信人那一栏,毕恭毕敬地、端端正正地标注着“师父”两个字。

看起来颇有几分师慈徒孝的意味。

可一看短信记录,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也许当事的两个人尚...

01 Mar 2014

[谢乐]长夜月明 8

闻人羽站在城门口,她难得不披甲胄,却仍自然流露出一些威严气度来。


时光到底在她身上留下深刻的痕迹,然而英气却更胜往昔,使她愈像一柄锐不可当、寒气逼人的长枪,恐怕纵使折了、断了,不会弯曲、不会鲁钝。


她俯下身去,缓缓抚摸木头的棱角,和其上或大或小的裂痕。


偃甲没有温度,也没有她害怕的鬃毛,样子倒是威风的很,也算是乐无异难得的几件不奇形怪状的作品之一了。


她这样想着,便忍不住笑起来。从弯起的眼角旁,流露出些许温柔怀念。


“老伙计,转眼间你竟陪了我这么多年。”


她拍拍偃甲马的马身,有些不舍,复又低下头去,与这具偃甲战马额面相贴。


停了好一会儿,她直起身来,摸...

24 Feb 2014

[谢乐]长夜月圆 7

“这条路,我一定走过了千百回。”


沿着这条路,走回到家;沿着这条路,遇见师父。


“没准我在这条路上,也没出息地哭过鼻子,不过留下来的……”无异有点不好意思地弓起手指,挠挠脸。


柔软的笑意止不住地从眼角眉梢里流淌出来,无异笑着与谢衣对视,灿金的眼底浮动着斑驳的光影,倒映着零落飘散的花与絮。


“没有烦恼。”


春日里的从容微笑,像一阵轻风那样,柔软又缠绵,却触不到也抓不着。


轻而又轻的声音,也像是一开口就融在了春风里。


“不是烦恼。”


——————————————————————————————————


长安繁华,茶馆里也热闹。好在无异和谢衣两人...

25 Dec 2013

[谢乐]长夜月圆 6

这是谢衣生平第一次置身于九重云霄之上。


他虽然性子沉稳,但毕竟是个青年人,此时也是难得的兴奋好奇。


云雾轻薄,如绢纱绫绡一般,从身侧快速地拂过,又滑溜地走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这高远宽阔的空中,仿佛离光都更近了一些,连带着心底都似是被涤荡得更为敞亮。


而视线所及,更是一派煦色韶光。


他转过头看向无异,眼神带着掩也掩不去的激荡快意。


无异也恰巧在看着他,嘴角含着温柔笑意的。


棕金色的眸子色彩柔和温润,像是日光沉在了水里的倒影。


谢衣刹那间怔住,感到有什么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从心头一闪而过。


太快了,又太过模糊,他还没有触摸到,就再也了无痕迹...

25 Dec 2013

[谢乐]长夜月圆 5

无异红着脸快步走在前面,他想半夜一定是鬼迷心窍了,迷迷瞪瞪地就缠着谢衣,醒来羞惭得难以自处。


谢衣倒是悠然地跟在头后,一如往常,对那件事只字不提。


无异偷偷往后瞄一眼,谢衣的唇角挂着笑意,脸上是搁在往日里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温颜浅笑。


可无异的脸却登时烧的更红了,他赶紧走快几步,摸摸胸口,感觉连心跳都快了几分。


谢衣只作不知,等无异跑得稍有些远了,才笑着摇摇头,跟了上去。


无异停在了缓坡的最高处,他跳到了一块石头上,手搭在额上做出瞭望的姿态。因为半仰着头,棕色的头发全都垂到了脑后,被风一拨弄,就欢快地左摇右晃起来。


谢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天空清朗辽阔,浮...

25 Dec 2013

[谢乐]长夜月圆 4

无异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高高的院墙,泛着古旧暖色的街道,和繁茂的、层层叠叠的花。


他拿一把断掉的木剑,徘徊在空空荡荡的街角。


……


风吹过,花突然就谢了。


纷纷扬扬飘落下来,简直要迷了人眼。


可是,他等的那个人,依然还是没有来。


———————————————————————————————————————————————————


无异睁开眼睛,晃动的火光和模糊的人影让他感到熟悉又安心。


他眨眨眼睛,懵里懵懂地怔怔着看。


从这个角度,谢衣的面容半掩在明明灭灭的光亮中,并看不真切,只是下巴的弧度好看的要命。


无异恍惚了一下,心底生...

25 Dec 2013

[谢乐]长夜月圆 3

一鼓作气灌了许多许多水,无异才终于觉得自己活了回来。


他歉疚地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天不亡我”,然后又为能重拾重要的、珍贵的回忆而兴奋起来。


谢衣以手支撑着下颚,笑容和煦地看着无异摇晃着头顶呆毛,眼含期待地叠声催促自己。


“阿衣阿衣,我们出发吧。”


谢衣一面想着,是不是没有记忆的缘故,怎么会有心思这么纯净的人;一面笑着用手指帮他把顺着唇角,流淌到下颔上的水渍蹭掉。


“不急,此次出行恐怕艰苦,不妨待我备些干粮。”


无异的脸从通红瞬间变成惨白,而后又再次红艳起来。


他眼巴巴地看着谢衣,期期艾艾道。


“还、还是我来吧。”


似是突然找到了根据,他的呆毛...

25 Dec 2013

[谢乐]长夜月圆 2

谢衣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一盏灯,一个漆黑的、宁静无声的世界。


那盏灯就被他提在手中——那是那个世界中的唯一一点光亮。


他执着那盏光亮,孤身一人,走过漫漫的、广无边际的黑暗。


——————————————————————————————————————————————————


天光大亮。


许是昨夜睡得实在太晚,谢衣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额角有些痛。


他伸出手揉了一揉,就看到一道影子从他床头突然跳起来,扑棱着翅膀飞出窗外。


月色下的静水湖湖心,果然不是一个荒诞的梦。


他正这么想着,房门就被“哗”的一声推开了。


昨天还在桃树底下安安静...

25 Dec 2013

[谢乐]长夜月明 1

火堆红彤彤的,照得围坐的人群脸上都浮现出暖色的光晕。 

这会儿歌也唱过了,舞也跳累了,倒是开始喝酒闲谈、热烈谈论起各种奇闻异事来。 

在小小的苗寨之中,大伙闲来无事,团坐在一起的时候,气氛大抵总是热烈的,便只是坐着喝酒聊天,场面也依旧火热不减。 

不过细究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来的客人,今日说到朗德的各种怪谈传说,场面就更加热闹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很受欢迎的客人。 

举止从容、态度谦和、谈吐风趣的客人,走到哪里约莫都是受欢迎的。 

他腰间虽然挂着刀,然而气息温和、丝毫也无迫人之感,倘若不是他曾抽出那把刀利落地从狼口救下过阿朵,恐怕人们也...

25 Dec 2013
© 桃月还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