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着【删除】长草【删除】做年度总结_(:з」∠)_
 
 

[谢乐]一个人的情人节

……活动文备份_(:з」∠)_

。。。。。。。。。。。。。。。。。。。。。。。。。。。。。。。。。

乐无异极其烦恼地滑动手机界面,最后一条信息是谢衣的。

发信时间是二月十四日,早上八点整。

“???”

——大大的三个问号让他的烦恼地都快把马尾揪掉了。


他用手捧着脸,缩在狭窄的、不甚干净、甚至还有一点点异味的客车车座上,看着车窗外的白雪唉声叹气。

回过头来,视线一扫过短信记录,烦躁忽而又一扫而空,露出点不自觉的傻笑来。


通信人那一栏,毕恭毕敬地、端端正正地标注着“师父”两个字。

看起来颇有几分师慈徒孝的意味。

可一看短信记录,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也许当事的两个人尚且不觉得,可是旁人,如闻人羽,觉得看到那上面黏糊的、带着甜腻味道的对话,简直得要牙疼一个星期才能勉强消化。


师父:

很好看。


师父:

别逞英雄,天冷,衣服穿厚点。


师父:

你的金刚力士又在闹腾了,外卖已送到,你也别光画图纸,忘了吃饭。


师父:

猫粮你放在哪里了?之前那一包全喂给肉包了。


师父:

你种的仙人掌开花了[图片]


师父:

傻徒儿。


师父:

你也不要熬夜,快睡觉。


师父:

无异,晚安。


……


师父:

无异,还在工地吗?


师父:

???


乐无异盯着短信傻笑了一会儿,可一联想到因为大雪,被堵在公路上的现状,又立刻蔫了下来。


他心里闷闷的想,这可是我与师父相遇之后,第一个情人节加上元宵节了。

要不是这场迟到的、突如其来的大雪,我早就转乘航班,现在都站在家门口啦。

然后敲门,等师父开门,吓他一跳。


两个人可以窝在家里,商量着改设计图纸,等晚上了,就裹着毯子看电视;或者挽起袖子,和面做汤圆。还可以像其他傻乎乎的情侣一样,上街闲逛,吃一场大餐,看一场电影。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火车票都买不到,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窝在一辆破旧的汽车上,因为厚重的路面积雪而举步维艰。


乐无异低沉了一会儿,手机又一边响着铃,一边震动了起来。


还是谢衣的,“无异?”


乐无异连忙捧起手机,回复因为转车而没来得及回复的短信。


“师父早上好(´ε` )

今天休息一天,我一整天都要宅在宿舍啦,师父父快陪我聊天(*´▽`*)”


乐无异抱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


可是过了很久,新的回复都没有回来。

他不死心地退出,再进去,谢衣的回复还是没有来。


于是,他在手机上按,“师父(´;ω;`),不要不理我嘛QAQ”

“我很乖的,师父有正事儿要忙的时候一定不打扰师父,师父父和我说说话嘛。:゚(。ノω\。)゚・。”


等他发了出去,又有一点点后悔。

师父没有回复他,一定是因为被其他的事情绊住了,这样会不会有点太粘人了?


他便在这种后悔中,把短信记录从上到下又翻了一遍。

直到手机又震动起来。


师父:

……傻徒儿。


乐无异心里冒着傻气的想,干嘛又叫我“傻徒儿”。

他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打字:“我才不傻呢,傻的话哪能追到师父(ΦωΦ)”


乐无异等了很久,谢衣又是半天没回他。


乐无异昨天晚上先是坐了飞机,又转乘了火车,直到早上,才又挪上了这辆慢到不行的汽车;再加上为了能提前回家,连续熬夜赶了很多天的工,本来就又累又困,于是就在汽车的颠簸中,捏着手机,沉沉的睡了过去。


-------------------------------------------------

乐无异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一两点了。饥肠辘辘,肚子饿的不行。

他翻了翻背包,居然翻出来一桶泡面。车上没热水,他也不讲究,就直接把面饼掏出来吃了。


他一边啃着面饼,一边看手机。

全是谢衣的短信。


师父:

好,你不傻。


……


师父:

不是说陪你聊天吗?怎么不回答了?


……


师父:

冷不冷?


……


师父:

现在在哪里?


……


师父:

无异,有没有吃午饭?


……


师父:

情人节快乐,无异,我很想你。


看到最后一条,乐无异一个鲤鱼打挺,几乎撞到了客车顶上的铁皮。

刚刚睡醒还残余的一点睡意,立刻消褪的干干净净。


短信是不久前发的。

乐无异咧着嘴,“咚咚咚”地敲着手机。


“师父情人节快乐!(((o(*゚▽゚*)o)))”


“师父父我也好想你(´;ω;`)”


“我给师父准备了一个惊喜,不过要晚一点才能到了(‘∀’●)”


这一次,谢衣的短信来的很快。


师父:

好,我等着。


乐无异看着那短短的一行字,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让他现在下车,跑回家去,恐怕也不在话下。

他挺直身板,以几乎就真想下去跑圈的神情往外面看去。


这场大雪下的突然,累积地又厚又快,可居然化起来也很快。

这会儿居然已经全化了,只余下路面湿漉漉的。

原本慢慢往前挪的汽车,这会儿居然也跑的飞快。


乐无异扒着车椅的靠背,探着头问开车的司机,“师傅,还有多久能到?”


路面情况好转,司机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还要两三个小时吧。”


两三个小时!

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可以见到师父了!

虽然情人节只能抓住一个尾巴了,但是元宵可以一起过!


乐无异兴奋地又低下头按手机。

“呜呜呜师父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想你。:゚(。ノω\。)゚・。

好想和师父父一起过情人节(´;ω;`)”


他刚刚发完,手机就在手里跳了起来,这次竟然是电话。


乐无异手忙脚乱捧着手机按了接听键。


谢衣的笑声穿过来的时候,乐无异几乎立刻就脸红了。

这种条件发射和习不习惯根本没关系,他们在一起住都住了两年了,乐无异还是会脸红。

——他把原因归纳于“手机离耳朵太近”和“师父的声音太有穿透力”。


他听到谢衣的声音,穿过手机,贴着他的耳朵说。

“我也想和无异一起过情人节……还有元宵节。”


也算不上古板,可谢衣的感情表达向来比较内敛。

这样一句话,对谢衣来说,几乎都算得上是情话了。


乐无异被这一句近乎情话的话,熏的晕乎乎的,几乎都压抑不住想要告诉谢衣“师父,我这就回去陪着你过情人和元宵节”的冲动了。


所幸他的理智,和想要给谢衣一个惊喜的决心到底占了上风。

红着脸把话题扯开,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各种话题,乐无异出差之后两人的生活啦,谢衣新做的机器人啦,乐无异最近工作的心得啦,以及又去哪里转了转啦……

谢衣说,最近家里的花——除了那株仙人掌,包括肉包都有点萎靡不振;乐无异说,师父父我最近又学会了几道菜,回去做给你吃。


乐无异也说不上他和谢衣聊了多久,他觉得只要一听到谢衣的声音,自己的话就要多的说不完。


他靠着车窗,和谢衣聊天。

车窗外的景色渐渐变得熟悉起来。


乐无异睁大眼睛,情绪激动地想——要到家了。

要见到师父了。


他恋恋不舍地又和谢衣聊了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告诉谢衣。

“师父,团子来叫我吃饭了,我晚上再给你打。(๑•́ ₃ •̀๑)”


谢衣那边安静了一会儿。

乐无异听到师父轻笑了一声。

“呵,好。”

“晚上再见,傻徒儿。”


“师父晚上见!”


电话挂断了,乐无异捧着电话傻笑着想,师父看到他该是什么表情。

客车在他的近乎泛着粉红色泡泡的想象中,却行进的很慢。


城市里车况不好,等乐无异在寒风中钻进一辆出租车,磨磨蹭蹭赶回家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乐无异站在楼下想,都七点多了,师父怎么还没开灯?

接着他又想,那师父一定也还没吃饭,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饭,做元宵啦。


他这么想着,上楼敲门,门却没人开。


谢衣不在家。

乐无异打开门,迎接他的只有一个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因为没有谢衣,而显得冷冷清清的家。


肉包可怜兮兮地蹭到乐无异的脚边,咬的他裤腿,把空了的碟子推出来给他看。

乐无异只得放下背包,拆了一盒鱼罐头给它。


他一边拆罐头,一边想,师父出去了吗?

那还有多久才会回来呢?


乐无异低下头,把鱼罐头往肉包的盘子里倒,感到有点饿,就顺手把最后一块塞进了自己嘴里,得到了肉包爱的一爪子。

扔掉空了的罐头盒子,又把开了花的仙人掌抱过来,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淡黄色的小花开的漂亮极了。


乐无异低头认真的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些小花开的又漂亮,又可恶。


他把自己扔进柔软的沙发里,在沙发里翻腾了一会儿,最终抓起手机,飞快地拨出了谢衣的号码。


这种心情大概乐无异自己都没法说清楚。

思念,惦念。

就算知道马上就可以见面,可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像是多等的。


……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通了。


乐无异努力想要压平上扬地声线,好沉稳又帅气地告诉师父自己回来了。

却先听到谢衣的声音。


带着点无奈,可还是温柔极了的声音。

“傻徒儿,总算顺利到家了?”


乐无异一惊,头上的呆毛几乎都要竖起来。

“师、师父,你怎么知道!Σ( ° △ °|||)︴ ”

他狐疑地在屋子里四处张望,怀疑谢衣是不是下一刻会从哪一个隐蔽角落跳出来。

转而又挠挠头,觉得师父肯定不会那么胡闹。


然后,他的脸就立刻红了起来。

因为他听到谢衣说,“为师说过了啊,因为我也想和无异一起过情人节和元宵节。”


即便是第二次听,乐无异依然没有任何抵抗力。

他晕乎乎地想,这和师父知道我在家,有什么关系呢。


似乎是猜到了他明白不了,谢衣苦恼地低笑了一声。

“因为早上的时候,为师就站在你们宿舍楼下了。”


“师父!”


……


于是乐无异,和他的恋人谢衣,就在两个人相遇之后,情人节和元宵节第一次重叠的日子,尝到了孤身一人的滋味。


这么说也不对。


因为乐无异一直带着耳机,在和谢衣的通话中,捏了汤圆,吃了元宵。

“师父我帮忙把你的那份也吃啦,这样以后都能团团圆圆了~\(≧▽≦)/~”


他们保持着通话,一起看了元宵晚会。

“师父,晚会好没意思,我们干脆来下盲棋吧\(·ω·`)o ”


他们干脆还登上了网络,看到了彼此的样子。

“哈哈哈,看到其他入住宾馆的都是成双成对,师父,有没有感到很孤单(*´▽`*)”

谢衣意味深长,高深莫测地看他一眼,那眼神隔着网络,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也同样让乐无异面红耳赤。

“有……所以很想你。”


乐无异脑袋发烧地想,师父今天怎么了,怎么会说这么多“想”……

他实在招架不住。


“傻徒儿,你的惊喜,为师已经收到了。”

谢衣笑着看他。“我有一个惊喜送给你。”


然后是一张又一张的图片,背景非常眼熟,而人物……只有谢衣。

捧着一束花站在广场的谢衣,穿行在颇具特色的街道上的谢衣,一个人坐在咖啡店、甜品店的谢衣、孤身坐在电影院的谢衣……


大概是不习惯这样被拍摄,谢衣的表情还有一点点不自然。


像是有烟花在脑海里炸开,轰然一声,绚丽璀璨。


我说过想和师父一起去的地方。

乐无异傻笑起来。


我去过了……

现在,师父也去过了。


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砸中,几天累积下来的、以及长途跋涉的疲劳简直要一扫而空,乐无异激动亢奋地和谢衣聊天到元宵晚会都成功落幕。

直到谢衣催促他赶紧去洗澡睡觉。


再多聊一会儿有什么关系嘛(´;ω;`)

但一想到师父也奔波了一两天了,乐无异就只好乖乖地和师父结束通话。

不情不愿地和师父互道晚安,恋恋不舍地洗澡睡觉了。


他心里想,以后一定不会再搞这样的乌龙啦QAQ


-------------------------------------------------

谢衣笑着叹了口气,直到看到乐无异的头像暗下去,才起身开始收拾。


傻徒儿,错过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一起过过情人节,也一起过过元宵。

就算它们并不重叠。


而且,以后还会一起度过更多、数不清的节日:情人节、元宵节、春节、七夕、中秋节……

就算这两个节日,它们也总会再次交汇,一次、两次、三次……

很多很多次。


他拿水拍了一拍脸,最后,苦笑着安慰自己。

所以,不要遗憾了。

谢衣。


END

01 Mar 2014
 
评论(8)
 
热度(30)
© 桃月还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