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着【删除】长草【删除】做年度总结_(:з」∠)_
 
 

[乐谢]题目先这样吧(2)

这一天也和往常没有两样,不过乐无异刚走进学校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样子挺漂亮的女生杵在他经常走的那条道上。

乐无异看了一眼,立刻抬起手打招呼,嗨,羽哥。

闻人羽几乎忍不住立刻给他一枪。

不过到底没那么做。

最终乐无异得到的也只是一个塑料袋,而不是一枪。


乐无异问,这是什么?

闻人羽示意他自己看。

一整塑料袋信。

乐无异好奇地拆开一封,还没来得及看,就哗哗掉出来一金一黑两张卡。

乐无异马上就又把信塞回塑料袋了。

从头到尾,除了那两张卡,闻人羽就只看到信的抬头。

上面似乎写着,弟弟,弟弟,我亲爱的弟弟。


闻人羽完全没表现出任何该有的好奇。

一则她本来好奇心不重,二则她差不多隐隐约约也知道。

本来,乐无异的那一半狼妖血统就来历不明,就闻人羽所知,乐绍成当然是人类,傅清娇虽然是少数民族血统,可到底也是人啊。

再者说,乐无异的所有事情,无论闻人羽本人愿不愿意,也都快知道的差不多了。

连乐无异走上这条道,只是因为小时候在家门口的街道口遇见一位神秘男神这种事儿都知道。


要说,闻人羽和乐无异不是从小就相熟的。

真要算起来,共事的时间倒没有太久。

只是乐无异性格开朗脾气好,又带着点自来熟,渐渐的,不熟的也变得熟悉起来。

再渐渐地,闻人也忍不得,少不了要捏着长枪,大吼一声,无异者吾必诛之。


闻人羽把信交给乐无异,就开始跟他交代一些新消息。

关于乐无异这次任务的消息,追寻的那个目标的消息,和组织内日常变动的一些消息。

还没说几句,就看到乐无异低头看手表。


闻人羽停了下来,怎么了,有事儿?

乐无异挠挠头,我这不是担心我负责保护的那个人嘛。

闻人羽问他,还是我们怀疑被目标盯上的那个?

乐无异点头。

闻人羽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

乐无异先抵不住,自暴自弃地快速说,好了,我知道大中午、人又多的地方没事儿。

他红着脸,声音小下来。

——快要上课了。


乐无异过去的一二十年里,都不知道物理原来是这么有意思的一门学科。

现在一朝发现,简直是找到了人生的第二追求。

在这种追寻人生真理的心情下,区区四节课,时间就过得跟飞一样了。


谢衣果然又被热情的学生缠着问问题,解答完了,走出教室的时候,身边还跟着好几个。

乐无异磨磨蹭蹭把东西收好,又等了一会儿,等热闹的人声彻底听不见了,才离开教室,打算继续跟上谢衣。


走到教学楼门口,天灰蒙蒙的,在下雨。

谢衣,以及刚刚和他一起出来的学生,都走得不见人影了。

乐无异倒不担心找不到人,他有妖力,又好歹修习过一点术法,自然有办法找人。

而雨就更不成问题了。

事实上,这场雨已经下了很久了,中午刚歇了一会儿,傍晚这会儿就又开始下。

乐无异不习惯带伞,一半的妖血让他身体强健,虽然不喜欢,但也完全不至于担心这一点雨。


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冲进大雨里,追着谢衣的方向走,刚转过教学楼,就看到谢衣撑着一把黑伞折了回来。

乐无异连忙缩回脚,随便选了教学楼侧边凸出来的一个檐角就躲了进去。

位置不起眼,极容易被忽略。

可谢衣似乎一转过来就看到他了,且没有半步的停顿,执着伞,就径直就走到了他身边。


伞倾斜过来,连斜溅过来的雨水都没有了。


乐无异有点意外,抬起眼睛看谢衣。

瞳色很深,唇色很淡。

很容易想到水墨画,可色彩又要鲜活上许多。


虽然着实跟踪了谢衣很久,可这么近距离地看人还是第一次。

可如果不这么近距离,面对面,恐怕就永远不会知晓,谢衣是多么和风细雨的一个人。

至少,乐无异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对方的视线里,也没有分毫不自在。

只想着赶紧找个什么话题,好和对方多搭两句话。


谢衣确实在打量乐无异。

这时候,乐无异已经被淋湿透了,到了连头顶的呆毛都垂下来了的程度。

只有一双融着蜜一样的眼睛,清清亮亮的,和周围暗沉的背景格格不入。


谢衣想,原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这么想着,一边故作不知地问他,你好像是我的学生。

怎么躲在这儿,是没有带伞,走不了吗?


乐无异急着摆手,说老师不用管我,一会儿我朋友就给我送伞过来了。

说完又有些说不上来的后悔。


谢衣又把伞倾斜过去一点,示意乐无异先出来。

这么大的雨,你朋友过来也不方便,你让他别来了,你去哪儿,老师送你。

他顿了顿说,总不能放着自己的学生不管。


乐无异这是才生出一点不好意思来,又打心底不想拒绝。

最终还是红着脸,报了一个地址。

地址当然是不对的,否则和谢衣的住址未免重合度太高。


不过大体还是一个方向,只是离原本的住处很是差上一截。


刚坐到车上,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不过从之前起,乐无异就在酝酿着怎么开口,这会儿终于有机会了。

他说,谢谢老师,我是乐无异,乐是乐律的乐,无异是……居……

他想了想,继续说,是与常人无异的那个无异。


谢衣扶着方向盘,只安静地听乐无异做自我介绍。

乐无异介绍到最后都有一点心虚,想谢老师是不是知道院里都没有这个人。


而谢衣就恰在乐无异话音落下的时候接上来,笑着问,居职还私,两者无异?

乐无异太惊讶,以至于都没有听出来谢衣话音里的那一丝古怪。

他睁大眼睛,说,老师你好神,我想说什么都能猜到?


谢衣语气沉稳,嗯,老师说不定还能猜出来更多。

乐无异立刻缠上去,说那老师你猜猜看。

猜什么?

他苦着脸想了想,那就猜血型和星座吧。


谢衣笑起来,问他,O型血?

乐无异得意地说不是。

哦?那是什么血型?

乐无异心虚起来,说AB吧。


谢衣笑了笑,没有太多计较。

星座,谢衣停顿了一会儿,轻咳了一声,说,星座老师就真的不会了。

乐无异立刻像是找到了知音,说星座什么的好麻烦,根本就弄不明白嘛。

他心想,真不知道阿阮妹妹为什么那么热衷,她明明都会一点卜算的啊,结果连夷则都陪着胡闹。

还是谢老师有共同话题嘛。

他这么想着,听到谢衣饶有兴趣地问他,那你是什么星座呢?

乐无异不确定道,双鱼……吧?


惬意的时光似乎总是要过得快一些,感觉还没聊上两句,之前报过的地点就很快到了。

乐无异有点遗憾为什么没说远一点。

他磨磨蹭蹭地下车,末了又感谢了一遍谢衣。

心里有一点说不上来的期待,可更多的是遗憾,遗憾自己为什么不真的是谢衣的学生。


可这种遗憾还来得及发酵,就听到谢衣叫了一声无异。

乐无异差点手一抖就把车门盖上了。

然后他听到谢衣说,无异,下次见。


……


天还是灰蒙蒙的,可是雨已经停了。

乐无异带着平息不下来的雀跃心情,维持着浑身滴水的造型,今天又悄悄守在谢衣家的门外了。


04 Jun 2014
 
评论(7)
 
热度(18)
© 桃月还至 | Powered by LOFTER